無人機機長 “會當淩絕頂”最激動 但飛得越多越敬畏

  愛它的人稱它為開啟新視角的偉大發明,讚賞它在農業植保、攝影攝像等領域帶來的新氣象;憎惡它的人也可以舉出它危害安全、侵犯隱私,甚至幹擾救援、影響飛機航行的種種負麵案例……


  夜幕降臨,虞深藍的手機開始頻頻震動起來。

  “我夜觀天象,今晚是好日子。不妨外灘見。”

  “等等吧,人群散了再去。”

  ……

  虞深藍身處多個無人機玩家、愛好者的微信群,群裏多則幾百人,一到傍晚、周末,都變成活躍分子,相約出去飛一遭。

  這個圈子說大不大。去年底國內無人機巨頭大疆在上海開設全球第四家旗艦店時,連夜前來排隊的發燒友也不過數百人。“真不算多,可見無人機還是個小眾的‘玩具’”。虞深藍說。

  說它小也並不算小。今年5月,中國民航局下發《民用無人駕駛航空器實名製登記管理規定》,6月1日起無人機實行實名登記注冊。剛剛過去半個月,注冊登記的無人機就達到4.5萬架之多。

  不過可以肯定的是,無人機的影響力和關於它的討論熱度已遠遠超越它的實際使用人群。愛它的人稱它為開啟新視角的偉大發明,讚賞它在農業植保、攝影攝像等領域帶來的新氣象;憎惡它的人也可以舉出它危害安全、侵犯隱私,甚至幹擾救援、影響飛機航行的種種負麵案例。

  無人機,它就這樣出現了,並先於應有的防範和監管措施。它像一把達摩克利斯之劍,懸在人們頭上。然而,民用無人機真實的使用現狀是怎樣的?當那些玩家在玩無人機時,究竟在玩什麽?知道的人少之又少。

  


  這是虞深藍用無人機拍下的武康大樓,為了這張照片他等了一天,等到了一個人流稀少的時間點,放飛無人機。

  “飛得越多,越是敬畏。”

  虞深藍是上海較早的一批無人機資深玩家,與絕大多數玩家一樣,自學成才。

  無人機並不難操作,盡管它十分考驗手、眼的配合協調能力,“但打遊戲也同樣需要這些技能,不是嗎?”在他龐大的無人機朋友圈裏,還沒有出現過一例因不會操作而放棄使用的。隻是,各人有各人的習慣,“有人急於求成,也有人細細摸索。”

  “如果說無人機玩家有某種共性的話,可能是敬畏心。”第一次試飛,虞深藍跑到軍工路上一間廢棄的冷庫,一遍一遍翻看說明書。“周圍300米無人,是絕對安全的。但直到無人機上了天,我的心還是砰砰直跳。”

  這種緊張不會因飛行經驗的增長而增加,相反,飛得越多越是敬畏,虞深藍說。這是因為大多數玩家把無人機當攝影的工具,先喜歡攝影,再喜歡無人機。“成像要穩,畫麵構圖要好,就必須小心翼翼地來”。

  相比飛行本身,更讓玩家激動的是影像回傳的時刻和畫麵定格的瞬間。也因此,陸家嘴成了上海無人機出沒的高地。人們站在空曠的高處,或是淩晨三五點鍾的廣場,讓無人機替他們飛一次,感受著“會當淩絕頂,一覽眾山小”的超脫。

  


  大多數玩家都喜歡去陸家嘴放飛,體驗“會當淩絕頂”的快感。

  “這的確令人上癮。”不過,虞深藍似乎更喜歡拍曆史古建,他曾幾次拍下空中俯瞰的武康大樓、舊上海特別市政府、江灣清真寺、國際飯店、原楊樹浦路上海化工園區、老場坊1933……

  


  這是舊上海特別市政府的俯瞰圖,這個角度的老建築,除了飛手,沒有人關注過。


  


  原楊樹浦路上海化工園區


  


  江灣清真寺

  “我被‘放了’的時候,反而更惆悵。”

  玩無人機是有風險的,即便目的單純。

  某一次無人機上天後,虞深藍被警察攔住問話了。“請出示你的資質認證。”事實上,根據民航局2013年發布的《民用無人駕駛航空器係統駕駛員管理暫行規定》, 7公斤以下、高度120米以下、500米範圍內可視飛行等標準下的無人機駕駛員無需拿證。了解了相關條文後,警察給虞深藍放行了。

  過去很長一段時間裏,有人調侃虞深藍沒有資質“黑飛”,他都會拿這條規定來反駁。可當他真正因法律規定而“得救”時,他反倒不高興了。

  他說,那一刻他感到達摩克利斯之劍也在自己頭上。因為在無人機的領域,還有許多飛行行為細節問題沒有合理合法的規定和約束,“也許哪天我再出錯,可能找不到相關法律依據可以自救了。”

  大多數無人機在出廠前會設置禁飛區和限飛區。例如,大疆無人機的禁飛區以機場每條跑道的兩端為圓心、半徑為4.5公裏的圓形區域,由兩個圓和邊緣連線組成的平橢圓為禁飛區。飛行器無法在禁飛區內起飛;而從外部接近禁飛區邊界時,將自動減速並懸停。這在一定程度上保障了市民安全,也保證了飛行行為不突破法律邊界。此外,因信號減弱,當無人機實際飛行高度超過200米時,或處在人流密集處時,便很難收到清晰穩定的影像,客觀上防止了無人機在非法和危險區域的飛行行為。

  不過更多的時候,能不能飛,該怎麽飛,取決於飛手的自覺和判斷。“如果有人為了圖飛行的快感,不負責任地在人流密集的地方飛;抑或毫不知情地飛到了一些涉密的、禁止飛行的區域,那會有怎樣的後果?這需要更加明確的規定。否則,一個人的惡行就可能毀掉一個行業。”

  


  拍攝上海音樂穀時,正好有一對新人在拍攝婚紗照。虞深藍在無人機鏡頭下分享了他們的甜蜜。“無人機因視野廣泛,有時拍到的不僅僅是景色,還有景色背後的人和故事。”

  “的不安真的隻來自法律不健全嗎?”

  事實上,今天無人機行業的隱痛還遠遠不止法律的不完善,銷售市場不規範,配套服務不跟上,同樣讓玩家和旁觀者日益感到惶惶不安。

  虞深藍告訴記者,無人機造成的人身傷害並不鮮見。一台消費級的民用無人機在塑料槳高速旋轉時,可能造成皮肉外傷。如果是更高級的無人機,會搭載碳纖維或金屬槳,一旦觸到會有打穿骨頭的危險。今年5月,杭州西湖邊一架無人機失控撞人,旋槳割傷了北京小夥的左眼球。傷者先後被送往浙江醫院和浙醫二院,所幸經過1個多小時的手術,最終成功保住了眼睛。

  正因此,一些無人機生產廠商會在說明書上強調“產品不適合未滿18周歲的未成年人使用”。然而具體到銷售環節,店家對使用者和購買者的年齡卻並不敏感。虞深藍說,在某次購買一台無人機時,商家並未提出出示身份證等證明真實年齡信息的要求,“刷好卡就能走人”。日常使用中,更是常常看到年長的爺爺或是父親帶著自家小孩操作無人機。個別學校甚至以無人機操作為課程,教授未成年學生。

  與此同時,涵蓋無人機造成的第三者財產損失與人身傷亡的相應保險係統也有待完善。記者在搜索中發現,目前市麵上出現的相關商業保險品種隻有不超過5種,個別險種還被網友吐槽後期理賠會遭遇拖延,過程不透明,缺乏第三方監管。而針對機器墜毀的保險,則價格高達數千元且保障時間短。

  在技術日趨發達的今天,越來越多的新鮮事物爆發式地出現,常常讓用戶、市場和監管部門感到措手不及。如果法律層麵能盡快對使用者提出合理約束,同時加強市場規範和相關配套,這支劍將可能不會落下來。

  


  上海理工大學。街上隻有零星幾個學生,是放飛無人機最適宜的時刻。

  


  深夜,浙江路橋。
相關標簽:無人機  機長  絕頂  激動  越多越  敬畏  
明星產品 Hot products
熱門資訊 Hot information
粵ICP備17015802號-1 © 2019 www.jiamengne.comAG亚游集团|AOPA無人機培訓|無人機考證|無人機駕駛培訓|無人機航拍| 版權所有 侵權必究
www.lwguanya.com www.fc0355.com www.588facaishu.com www.xxsyc.com www.qd-xfgl.com www.taijibang21.com www.00000048.cc www.xjhhtd.com www.xinpengjianzhu.com www.ye001.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