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監管不會扼殺行業發展 工業級無人機仍是一片藍海

  6月18日上午,一個包裹從天而降,落在西安航天基地管委會廣場,這個包裹裏裝有邢先生前一晚在京東“6·18”全民年中購物節上購買的土特產,這一“天降包裹”也標誌著京東無人機正式拉開了西安市常態化運營的序幕。

  今年的“6·18”年中大促,京東首次采用了無人機配送。邢先生的包裹就是經倉庫分揀,到達西安航天基地通用機場,分配給實名登記尾號是2075的京東多旋翼無人機。這架無人機10點整從機場出發,通過全自主航行,10餘分鍾後就到達目的地並成功配送。

  “公司現在共有7萬名速遞員,成本相當高。若能利用無人機提供送貨服務,取代汽車及貨車,預料物流費用能至少大減70%,這個營運模式將會有利可圖。”京東集團董事局主席兼首席執行官劉強東公開表示。

  無人機,這一典型的軍民融合的產物,正快速地超越充滿爭議的軍事應用領域,並在商業領域裏扮演著強大助推力的角色。從6月14日在京舉辦的“尖兵之翼——第八屆中國無人機大會暨展覽會”上不難發現,展出的無人機產品雖然眼花繚亂,但卻有一條明確的主線,那就是服務專業化。

  正如中航規劃設計研究總院總監佟京昊在大會上所述:“無人機將由硬件盈利轉向服務盈利,提供一整套解決方案和完善的售後服務,最終融入智慧農業、智慧交通運輸、智慧城市等體係建設。”

  工業級無人機一片藍海

  根據中國民航局的定義,無人機是指由控製站管理(包括遠程操縱或自主飛行)的航空器。社會廣泛認為,無人機是典型的軍民兩用技術平台,是具有代表性的軍民融合產業領域。

  佟京昊介紹道,若按照應用領域來劃分,無人機分為由軍方立項的各種軍事用途的軍用無人機;用於航拍、遊戲等休閑用途的民用消費級無人機以及用於地質勘探、公安執法、搶險救災等領域的民用工業級無人機。

  相比於軍用無人機和全球銷售額高達147億人民幣的消費級無人機,工業級無人機實際上目前發展的最不成熟,各個細分領域發展也很不均衡,但卻是一片藍海。

  京東啟動的物流無人機就屬於工業級無人機的一種。雖然無人機配送目前尚處在探索階段,但佟京昊算了一筆賬,2016年全國快遞量313億件,若以10%的滲透率來算,物流無人機需求量大約30萬架,每架以10萬~20萬元計,市場規模300億~600億元。

  同樣麵臨巨大市場缺口的還有植保無人機。近兩年植保無人機增速較快,2016年,全國植保無人機數量達到1萬架,作業麵積超過4000萬畝,2017年預計將新增1.5萬架。而以全國耕地麵積20.25億畝來預計,植保無人機年服務產值將達到800億元。

  另外,警用安防無人機產業市場發展前景也被看好。“目前警用無人機主要是各地方政府單位使用或者小批量購買。未來隨著警用無人機優勢的凸顯,其將成為警用航空體係建設中的關鍵一環。”佟京昊表示,警用無人機雖然產業發展時間短,但速度增長平穩,市場規模潛力有15億~60億元。

  不僅如此,電力係統無人機市場規模也將達到4億~8億元。佟京昊表示,目前,電力係統無人機機型多樣,涵蓋大中型多旋翼、直升機、固定翼無人機、小型旋翼無人機等,既包括無人機企業向電力係統拓展,也包括傳統電力係統企業向無人機領域拓展。石油和天然氣管道巡檢以及風力、太陽能發電係統巡檢等能源設施檢測領域也將會不斷拓展。

  佟京昊坦言,就目前而言,民用無人機生產納入高科技製造業還很勉強,國內工業級無人機市場還處在技術積累與市場開拓階段,但作為一個智能化平台,民用無人機伴隨信息化、智能化技術的進步和軍用飛行器設計技術的進步,將有廣闊的發展空間。

  技術能力成為重要支撐

  《中國科學報》記者在展會上看到,專業化、智能化、應用多元化等幾乎成為當前民用無人機的“標簽”。其中不乏一些比較成熟的動力裝置、機體結構及相關材料、飛行控製、發射和回收技術、無線通信遙控、圖像回傳等相關技術,還有行業前沿的無人機探測和避險技術、控製與交流、圖片處理技術、電池續航能力等技術手段,涉及無人機的VR、人工智能等新概念也悉數亮相。

  雖然無人機在技術上不斷創新,產品迭代上也永不停息,但各大廠家仍最怕兩個字出現在自家產品身上,那就是“炸機”。

  在此之前,消費級無人機“炸機”事件頻發就成為行業的市場痛點。究其原因,北京理工大學副研究員徐勇分析給出三個答案:無人機係統本身或軟硬件故障、操作者操作不當、外部環境因素。而對於那些低可靠無人機,部件良莠不齊、通信鏈路故障、電池性能下降、飛控設計缺陷等問題也尚未消除。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在徐勇看來,解決行業痛點就是要從核心部件著手,並且從提高研發能力、篩選器件部件、完善測評條件、增加檢測手段抓起。

  以有效載荷方麵為例,隨著無人機執行巡檢、偵查等任務的增多,對無人機使用的成本和靈活性要求也隨之增加,這就對吊艙的性能和小型化也提出了更多的需求。

  記者在展會上發現,有很多整機廠家和專業廠家就在這一塊布下重兵。例如10倍以上光學變焦+紅外熱成像的光學吊艙越來越成熟,體積也越來越小,僅僅160克就實現了上述功能,讓人一改以往雙光吊艙傻大黑粗的印象。而原有在其他領域耕耘的FILR、高德紅外等廠家也加入這一戰團,提出了自己的方案。

  在氣動布局上,由於長航時和垂直起降的需求越來越強烈,所以許多無人機研發團隊都不約而同地采用了“多旋翼+固定翼”的混合氣動布局地采用多旋翼的方式進行垂直起降,使用水平布置的螺旋槳產生推力和傳統固定翼的氣動布局提供升力,這樣就用最簡單的方式滿足了長航時和垂直起降的需求。

  “大量社會企業不可能完全按照行業分工行事,專業技術能力將迅速成為各企業競爭的首要因素。”佟京昊分析道,未來的無人機產業必將被兩類企業所占據:平台商和應用商。平台商著重開發共性先進技術,立足國際競爭;應用商著重拓展應用領域,深耕服務,提供一體化解決方案。

  “無人機就是要以專業技術發展為依托,堅持走專業化的發展道路。”佟京昊稱,無人機企業發展依賴的核心優勢就是其專業技術優勢,由於技術開發的專注性,企業在專業領域上就更易取得成果。

  科學監管不會扼殺行業發展

  隨著無人機應用領域的不斷拓展,無人機難免會對公共安全有一定的影響。據中國民用航空局公布數據,僅今年1月中旬至2月中旬,全國就發生12起無人機違法違規運行威脅民航安全事件,其中7起造成航班調整、避讓、備降、延誤。

  6月1日起,民航局下發的《民用無人駕駛航空器實名製登記管理規定》正式實施,規定要求最大起飛重量為250克以上(含250克)的民用無人機擁有者須進行實名登記。

  中國航空運輸協會通航分會副總幹事孫衛國表示,今年出現的一係列負麵事件,倒逼相關部門加快實施無人機實名製的進度。但據記者了解到,實名製登記係統頻出漏洞,並不能真正起到強化監管的作用,而依靠簡單的實名製也不能消除無人機“黑飛”的安全隱患,無人機監管在立法和管控實踐上仍有很大空白。

  “從監管層麵來說,無人機實名登記不可或缺,但實名登記隻是起點,對於無人機產業發展和中國民航的安全運行來說,長期的平衡博弈剛剛開始。”佟京昊說,“目前,各國政府都對無人機有不同程度的監管,以保證安全。”

  對於未來的政策走向,佟京昊分析認為,在現行管理體製下,應由多個國家機關按各自職能分工管理;行業發展與飛行活動安全必須兼顧,必須要取得妥協和平衡;遵循分級分類管理製度,對高性能無人機飛行活動從嚴管理,並限製消費無人機性能。

  總之,佟京昊表示:“目前的所有政策都是基於安全前提而規範行業發展,科學監管不會扼殺行業發展。而隨著技術進步,監管也將更加開放。”
相關標簽:科學  監管  不會  扼殺  行業發展  工業  無人機  藍海  
明星產品 Hot products
熱門資訊 Hot information
粵ICP備17015802號-1 © 2019 www.jiamengne.comAG亚游集团|AOPA無人機培訓|無人機考證|無人機駕駛培訓|無人機航拍| 版權所有 侵權必究
www.ag0849.com www.fzlii.com www.ledongchepin.com www.ag0727.com www.wnrenkou.cn www.bolebobao.com www.r0371.com www.junzhigao.cn www.shxueqing.com www.56huoyu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