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些廠商被資本關注過

被質疑是騙局的Zano

  Zano在眾籌平台KickStarter發布了產品的宣傳視頻,這款可捧在手掌的無人機具備自動跟隨,手拋起飛,自動拍攝等亮點功能,直擊用戶心頭好。Torquing集團短時間內就籌集超過340萬美元和上萬名用戶的支持,成為KickStarter上的年度熱門項目。  

  但項目進展一直被謹慎的公開,甚至是距離發貨期限不到2個月了,Arstechnica的記者去拜訪Zano時發現公司隻有12架Zano,且都不能飛,考慮到背後的技術難度,當時很多人就很懷疑Zano是否能夠按時交貨。時間最終證實了質疑,即使產品性能遠未達到宣傳效果,最後也隻發出了600架,15000多台訂單的大部分還沒交貨,這個KickStarter最火熱的項目最後以倒閉收場。

  3DR,從開源飛控到航拍無人機的興衰史

  克裏斯-安德森(ChrisAnderson)創辦的3DRobotics以軟件開源的形式吸引了眾多高校學生和愛好者加入APM開源飛控項目,這一想法也逐步實現了安德森希望通過飛控源碼開放的形式來影響無人機行業,但賺取硬件成本的收入方式實在無法和消費級航拍無人機帶來的巨大市場相比,於是3DRobotics也走向了航拍一體機的產業方向。

  2015年2月,由高通風險投資(Qualcomm Ventures)領投,Foundry Group、Mayfield、O‘Reilly Alpha Tech Ventures、Shea Ventures、True Ventures跟投對3D Robotics進行了C輪融資5000萬美元,這輪融資無疑給3DR開發消費級航拍無人機的計劃注入充足的現金流。SOLO航拍無人機於2015年4月在美國的NAB展會上正式發布,無需操作既能輕鬆拍攝的宣傳,無疑是當時最期待的消費級航拍無人機之一。  

  發布後3個多月,然而3DRSOLO仍未正式發貨,盡管官方網頁和不同渠道的宣傳視頻已經鋪天滿地,訂購了的消費者不斷抱怨未能得到到貨通知。雖然最後SOLO能夠正常出貨,但產品實際的效果和宣傳時的差距甚遠,而且由於市場占有率很低,配件、售後等問題不能很好的解決,因此市場態度冷淡,產品銷售陷入了困境。  

  2016年,C輪融資後的1年零2個月,3DRobotics宣布關閉了由CRO Colin Guinn負責的奧斯汀的分部,關閉了聖迭戈的設施,包括庫房、研發以及客服部門的電話,解雇了Ardupilot相關的絕大多數成員,宣布在剩下唯一的加州伯克利中心進行裁員與重建並且3DR的聯合創始人Jordi Munoz從企業離職。3DRobotics,這個資本市場高度青睞的無人機廠商逐漸走向了衰落。

 南、北零度說不清

  零度智控(ZEROTECH)是國內最早的無人機飛行控製器廠商之一。2015年1月,“鼠標大亨”雷柏科技宣布以5000萬元注資並與零度智控共同成立深圳零度智能飛行器有限公司。  

  宣布合作後的1個月,零度探索者(Xplorer)便在深圳明思克航母世界公開發布,以模塊化的設計理念並結合雷柏多年的人體工程學積累,探索者(Xplorer)的亮相成功進入消費者的視線。  

  高調亮相和產品發貨形成了鮮明的對比,第一批訂購的用戶苦苦等了3個月才拿到了飛機,產品的實際功能和使用體驗並未獲得用戶的認可,銷量的低靡也導致雷柏科技和零度智控的合作產生了分歧。2016年的CES,深圳零度宣布和騰訊合作發布了空影(YING)折疊式航拍無人機以及第二代探索者(Xplorer2)。  

  如今距離兩款產品的發布已經4個月了,仍然未見任何正式發貨的消息,與此同時,零度智控(北京)卻在2016CES Asia上獨自發布了最新的自拍無人機,雷柏科技為主導的深圳零度和零度智控(北京)在產品策略和發布計劃等情況都似乎暗示著市場傳言的南、北零度格局問題,產品遲遲不不能發售也逐漸讓消費者失去了耐心。

  英特爾和昊翔(Yuneec)的貌合神離

  昊翔(Yuneec)在2015年8月獲得了美國芯片巨頭公司英特爾6000萬美元的投資,這個消息引起了公眾的廣泛的關注。英特爾和高通(Qualcomm)都是芯片巨頭,但在智能硬件芯片技術、市場占有率以及產業布局特別是無人機產業布局方麵,高通明顯占優有優勢。英特爾(Intel)布局無人機產業顯得有點遲滯,投資了昊翔(Yuneec)後,在2016年1月收購了長期技術合作的德國無人機公司Ascending Technologies。  

  英特爾布局無人機產業,誌在方案的提供。RealSense3D攝像頭原本是消費級數碼產品的體感應用,在2016的CES展會上,英特爾首席執行官布萊恩·克蘭尼(Brian Krzanich)在現場使用昊翔(Yuneec)的台風H(Typhoon H)演示了一次基於Real Sense模塊的跟蹤避障飛行。現場近乎完美的飛行演示後來被英特爾承認是使用了昂貴的運動捕捉係統(Vicon)進行的一次作弊行為,RealSense的實際飛行效果要比演示差得多。  

  昊翔(Yuneec)在CES上舉辦的發布會已經過去4個多月,但當初所介紹的具備自主跟隨和避障的TyphoonH無人機卻遲遲未能正式發售。英特爾實際上並未對昊翔(Yuneec)提供無人機自主避障的支持團隊或技術支持,一方麵英特爾沒有無人機相關的開發經驗,另一方麵Real Sense原本就是應用於室內的體感應用類產品,略顯尷尬的昊翔(Yuneec)最終隻能發布基於超聲波避障版本的產品。  

  從英特爾的戰略角度來說,延續芯片業務的模式,在無人機產業內推廣RealSense方案是其轉型智能硬件領域的重要一步,基於昊翔(Yuneec)無人機的自我營銷和業務推廣則顯得尤為明顯。昊翔(Yuneec)發售TyphoonH的計劃一再推遲,不論是技術原因還是產品問題,英特爾需要的是Real Sense的曝光度,急需事實證明不作弊的情況下也能達到避障效果,這迫使昊翔(Yuneec)在2016CES Asia的戶外場地進行RealSense版本Typhoon H的避障演示,但戶外飛行表現實在是差強人意,產品也被宣布繼續延遲發布。  

  從英特爾(Intel)對無人機產業戰略布局的角度分析,RealSense是否被市場認可至關重要,智能無人機的產業布局不能等待,這也是他們收購德國無人機公司Ascending Technologies的重要原因。而昊翔(yuneec)短時間內借助英特爾的招牌在無人機行業名聲大噪,但矛盾產生的關鍵在於昊翔並沒有能力證明RealSense如CES演示的那般效果出眾,超聲波版本的TyphoonH以及產品延遲發布的解釋都將影響英特爾的戰略布局,如此結果將導致英特爾和昊翔(Yuneec)的貌合神離,英特爾將如何繼續布局不得而知,但昊翔(Yuneec)如今繼續延遲產品的發售的狀態將會加劇和英特爾之間的合作矛盾,最終很可能也是曇花一現。

  資本市場和巨頭廠商的投資既是興奮劑,也是一劑毒藥。資本的自然屬性是追求利益,然而技術需要時間去積累沉澱,資本卻往往是短視的。在無人機這個技術密集型行業,這一矛盾就更加突出。昊翔(Yuneec)和英特爾的資本合作已經貌合神離,CES推出高調和炫酷的產品宣傳,如今產品發售一拖再拖,如果最終拿不出與其宣傳所匹配的產品,廠家和吹出的美麗泡沫也隨之破滅。

  實際上,無人機作為一種新興的科技產品,其技術含量不僅體現在實驗室中的演示效果,其技術難點更多的是體現在如何將實驗室裏麵的技術切實有效的轉化成消費者真正能夠拿到能夠使用的產品。無人機涉及到控製技術、數據處理、外觀結構、工藝材料甚至量產經驗等,這些難點往往都不是一個初創企業能夠一蹴而就的。

相關標簽:哪些  廠商  資本  關注  
明星產品 Hot products
熱門資訊 Hot information
粵ICP備17015802號-1 © 2019 www.jiamengne.comAG亚游集团|AOPA無人機培訓|無人機考證|無人機駕駛培訓|無人機航拍| 版權所有 侵權必究
www.jngqyl.com www.sz-yxsw.com www.xmxzwbbq.com www.920jsq.com www.gzteamsong.com www.bjjsLx.com.cn www.ton-bond.com www.6828683.com www.csdeze.com www.chinasytf.com